博客首页|TW首页| 同事录|业界社区
2010-09-20

闲来没事我钻进小妹的空间
她保存了好多英语的片段
我想可能是因为她当了老师的缘故吧
变得如此好学了 简直太好笑了
曾经那么顽劣令人无语
还装做了淑女的模样
真是笑死我了
有空必须调戏调戏她

她空间里的音乐响起,很好听,好听得入骨
我不知道歌曲叫什么名字,但真的好听
伴着那文章中美丽的句子和图片
我竟然险些哭了
我恨恨地想 这个死丫头
在哪里找到这样动听的歌
一点不像她伟大的姐姐般喜欢听花儿乐队那些惊悚的音乐
弄得我都伤感了
讨厌的
想着她曾经还是个襁褓中的婴儿
一没注意就出落成了大姑娘

最早记得她还在包裹里
带着花边帽子 和我爸给我买的洋娃娃没有两样
整夜地哭 姥姥烦得要死
险些就把她扔出窗外
我在旁边急的要死,说,我抱抱吧我抱抱吧
终于姥姥烦躁到极致
把妹妹叫我抱
我抱着她觉得好可爱
那时的心情多半是想抱个洋娃娃玩
毕竟比抱假的有成就感多了
我抱着她,很小心的
她竟然不哭了
还睡着了

后来她被送到她姥姥家山上去了
听说那里产煤的
我和大妹就一直说她黑就是因为从煤里挖出来的
等她回来时 会走路了 打扮得人模狗样 还很矜持
大家都吃西瓜
她竟然一直说我不好意思吃
我想这死丫头还挺优雅嘛

因为不是姥姥姥爷带大的
她的爷爷奶奶对她疏远很多
她总是那个被骂哭的
我也因为和大妹一起长大更亲近
每次出去玩总先想好怎么摆脱她
经常我和大妹疯似得跑了
她在后面哇哇哭着追
每次成功逃走我们都像打了胜仗
现在每次回想起来都有些恨自己
要是能够回去
我一定对她好好的
可怜的我小妹,哈哈

再大些我玩炒菜的游戏
偷了姥姥的油盐酱醋菜
在铁缸子里生火
上面驾个铁铅笔盒炒菜
我炒得火火生威
玩得不亦乐乎
小妹忽然在背后说:姐,真好吃啊
我顿时傻了,骂她:
你这个死丫头,这是不能吃的,是脏的,气死我了

她从小爱吃方便面
不洗手就抓了吃,还沾着橘子粉
管也管不住
我和大妹就信誓旦旦说这个死丫头肚子里肯定都是虫子
快离她远点

这下离得真是远了
再看她也20多岁的姑娘了
我在摄像头里看她
感慨着,变得这么美了 别姐强多了
顾盼生辉的
真是被哪个坏小子领走我都不甘心的
真想变成个母夜叉日日保护她

我说,好呀,你个死丫头竟然戴美瞳了
小妹说,姐,你咋这都能看出来
我说你姐我谁啊
还有警告你不准网恋
否则被我发现就完蛋了,哼

我也不知道咋就算完蛋了
只是希望她安全的长大
嫁个好男人
我就死也瞑目了
… …

最近断断续续在网上看本书
后来觉得还真值得拿本平常翻的看
决定买本实体书,电子形式还是不够过瘾,哈哈
先去亚马逊看了下
天呀,断货了,要等到23号
这么劲爆,看来我和符合潮流嘛

我等不及了
又去了当当
很遗憾
不知是网络问题还是什么问题
购买过程出了很多问题
我又去了淘宝
比当当要贵好一些
又去了当当
还是同样问题 没买到
而且觉得马上就中秋了
担心收不到货
等节后买吧

今天来上班
心里还想着这件事
心神不宁的
终于忍不住了
最终准备去书店买了
书店可以即时拿到
揣掇努力的小鸟中午和我一起去书店

结果努力的小鸟很乐意
还说喜欢里面的氛围
挖哈哈哈 一拍即合啊
好奇怪,去了竟然没断货
有好多
真是靠得住
赶紧挑了本精装的拿上
挖哈哈哈,好喜欢
最近才知道这书吧
也有精装和平装
嘿嘿
咱也弄本精装的振兴下图书行业

努力的小鸟也给妹妹买了本励志的
说妹妹上中学要激励她
我惊觉自己真的很庸俗
竟然已经从骨子里看不起励志的书了
还不如自己激励自己的好,哈哈

出了书店真是满心欢喜呀
哦啦啦啦

2010-09-19

天气怎么忽然就冷了
快要冻死俺了
天冷了不说
看新红楼正看到尤二姐那段
被王熙凤在短时间内整得可怜至极
最后没了孩子命归西天
看得真是戚戚然
顺手摸了本史书
恰讲到隋朝
看着更悲切
民不聊生
宁可自残不愿被征丁
为了给隋炀帝修龙船站在水中腿脚都烂掉
看得真是毛骨耸然
睡觉都做噩梦

整个冷冷清清悲悲惨惨戚戚啊
觉冷死了

更冷的是周日还要上班
还上火牙肿了
吃饭也没有味道
真是杯具的人生杯具丛生啊

博客点击竟然7万多了
我好好写不知道年底能不能突破十万呢
可惜我太懒了

哇哇哇哇哇哇

2010-09-16

听说凡客有意开设线下实体店取代优衣库呀
我要说真是太好啦
起码我会去的
我去过几次优衣库
质量尚可 价格尚可
很适合穿一水扔了
反正不贵扔了也不可惜

现代人生活节奏加快
需要更多的速食产品
衣服又何尝不是
动辄买个上千的名牌
生活水平这么高
不小心就吃胖了穿不上了
减肥又纯粹是做梦
而且又不是解放前
谁一件衣服穿几年啊
还不如买些穿着尚可丢了也不可惜的衣服
穿个一水的高兴

而且大卖场方式总是是叫人流连的
因为东西多了 选择余地就大了
总有你需要的那一个
一站式能解决就不费脚力了

更重要的是凡客已经有了一定的品牌
不会让人觉得穿凡客太没面子
样子多点颜色绚烂更新加速点
再吊起学生的胃口
肯定卖得不错

人们都懒得出门了
宁可在网上买可能收到垃圾的仿瑞丽
又贪恋试穿的安心
所以凡客这样结合下效果应该不错的

最近不是因为鱼的事一个渔夫兄弟被丫的圈住吗
凡客赶紧的
把大名鼎鼎的优衣库赶回丫的去
用东北话说就是:快滚吧,我看着你就烦!!!

2010-09-15

发了张参考消息叫学习
我发现我是个文盲
看不懂

以前宿舍有个才女
只看萌芽杂志和那种很厚的书
我心里好奇
借了来看
发现看不懂

高中时有个花样般的男子据说每月都买读者杂志
我也去买了本
好好奇
想看看是不是真那么好看
我发现我看不懂

N年过去后我还是对这些我认为生涩的东西心存敬畏
至今也不敢去接触

上次某妹妹说韩寒的独唱团看不懂
可我发现我看懂了
我郁闷
我只能看懂低俗的东西了

总之,我格格不入了
简称我格格巫了

2010-09-11

什么力量最大?
我发现是种子
趁着2010年新的一年
我买了很多花盆和各色种子
种子的力量太神奇了
趁着春光竞相发丫
很快阳台上就郁郁葱葱
由于生长速度远超我预计
花盘买的太小
真是委屈了这些花草
我的花盆拳头大
花苗长了有两米高
怕伤根动骨
不敢换花盆
这一季真是委屈了这些花草
不过即使如此
只要浇水
这些神奇的东西就生机勃勃得长着
水是天天要浇的
否则就会蔫巴
真是会喝很多水 哈哈
有事忘记浇水
赶紧去阳台给它们道歉
渴着这些小苗了 哈哈
临近9月竟然结出不少果实

更神奇的厨房做饭洒落的豆子
在有水分的浮土上竟也长成了苗
很多在缝隙里
为了寻找光明苗子长得有一米长才结出个叶子
看到后真是觉得可怜
赶紧拿着手电都抢救出来种在花盆里
竟然活了一株
还长到了阳台顶缠绕着挂衣架结出了豆荚
真是很感动 应了那四个字:生生不息

总觉得植物也是有生命的有思想有感觉的
曾试过换花盆
记得往出拿时
一株叶子使劲抓着旁边的叶子
本不可能,却缠绕在了一起
紧紧拉着伙伴
我最终放弃了
真是看不下去了
盆小一点就小一点吧
别叫它们以为是要抛弃了它们

古语说天时地利人合
从种花草我也发现了这点
春天种的长得非常迅速而且生机勃勃
临近秋季种的一株没发芽
一株发芽了长得很缓慢还形象猥琐不精神
唉,所以万事都要符合自然

所以看着这些种子
真觉得比人勇敢得多
使劲生长 克服一切困难生长
不想那么多,永远地成长
虽然一季那么短 却半刻没有浪费
当我们犹豫迷茫踯躅混沌不知所措的时候
种子们早就趁着天时长成了苍天大树
真真切切的时不我待啊

2010-09-08

最近玩一些小社交游戏
刚发现自己又在好友中排名第一了
孤独啊,真是曲高无人和
我孤独求败啊我
哈哈

高智商们无须嫉恨
我玩的都是以无聊为本的游戏
只要无聊就能取胜的
脑子空白也能升级
因为自知智商低
那种号称高智商游戏排名第一《三国杀》诸类
我是想都不敢想的

经常看到我坐在哪里做深思状
表情肃然
其实我根本是脑子一片空白
这也许是无聊人的特性吧
这些游戏玩之无聊
弃之可惜
毕竟舍不得已有的级别
哪天被原不如自己的人赶上总会愤愤然

某年寒假在家玩了一款狗日的腾讯旗下的休闲游戏
只要鼠标拉扯不用思考
看着花花绿绿
听着曼妙的配乐
我竟然很快到了骨灰级
达到了我一落座对桌就弃桌而逃的地步
当时的感觉还是两字:孤独!

那年寒假的结果是
我被无聊的我妈盯上了
她很快偷师了这款无聊游戏
有聊的人各有各的生活
无聊的人都一样
开始轮到无聊的我妈天天盯着花花绿绿
听着曼妙音乐练骨灰了
拉也拉不动
赶也赶不走
总是说这盘下完就走
一盘下完没盯住又按了开始
再说这盘完了就走
周而复始
成了她的天地

据线报,无聊的我妈已经精通多款无聊游戏
真是无聊的人这么多
成就了无聊的游戏们

今天是是发饷日
我兴奋异常
下班沿途挥霍巨资无数(总额未逾50元)
吃哈密瓜一条
买帆布鞋一双
卡子一个
头绳三个
袜子数双
感慨中国式地摊真是见缝插针
回家发现杯具了:没吃晚饭!~

挥霍后
我决定
从明天起发粪涂墙
春暖花又开

买的帆布鞋才25个元
试穿了下远比我在某鞋网兑换的舒服
倒贴的钱够买N个25了
惊喜发现还带内增高
堪比黄晓明的汗马宝靴了
今后发现我长高了可别奇怪
哈哈

因为乜斜到芒果妹穿的矮脖棉袜
才恍然大悟:原来现在年轻人都这么穿呀( ⊙ o ⊙ )!
赶紧也买了几双摩登一下

2010-09-05

听说盗梦空间挺好看的
找个时间去看看
新的一周就要来了
继续努力加油
不管怎样,总得有进步!~

记得以前看过一本书叫 365天 每天开出一朵花
就觉得这句话真好
我每天也有一个梦想
那就是每天雄赳赳气昂昂走进我的格子
挥舞我的小瓜
发誓要在今天创作出惊天动地的鸿篇巨制
但最终的结果不过是:
无惊无险 又到六点
应了那句话
理想很丰满 现实很骨感

但我死皮赖脸
每到新的一天
我的心里又开出一朵花
我预感到自己一定能创作出鸿篇巨制
哇哈哈

有梦想的猪必定不是常猪
因为猪非猪 非常猪
反之亦然

最近再看了新三国
看到了最后诸葛亮和司马懿双雄斗智
精彩纷呈
可二人最大的敌人不是对方
而他妈是小人
纵使二人神机妙算 鞠躬尽瘁 死而后已
还不如小人逞口舌之快
最后贻误战机 死不瞑目
诸葛亮N出祁山不敌小人一句谗言

做人不求你锦上添花
但也别落井下石
将士誓死拼杀 一寸江山一寸血
小人上窜下跳 聒噪无比
惟恐天下不乱
还钻进主公帐下告黑状
有叫喊的工夫不如上去砍两敌军

呜呼哀哉!~

纵使不是诸葛不是司马
也心中愤慨难挡
何况群众的眼睛是雪亮的

好在最终好人有好报

9月了,天气凉了